• 重生之家有童养夫,重生之家有童养夫全文阅读,重生之家有童养夫最新章节,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-03-28
  • 漳州多家银行上调房贷利率 购房成本有所增加 2018-03-28
  • 【南方网】高质发展 吸引世界眼球的中国 2018-03-28
  • 北京市出台“街乡吹哨、部门报到”实施方案 2018-03-28
  • 企业网站建设为什么要做手机站 自适应网站有什么优势 2018-03-28
  • 唐车造出新一代智能地铁车体可实现无人驾驶! 2018-03-28
  • 苍溪县将进一步加强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工作 2018-03-28
  • 德州恒丰:抓好党建“牛鼻子” 两届产生两位全国党代表 2018-03-28
  • 武汉多家超市揽客大让利 市民热购日用品 2018-03-28
  • [校庆70周年]蔡镏生教授:毕生奉献,无名英雄 2018-03-28
  • 赤壁之战的攻略 赤壁之战结果如何谁战败了 2018-03-28
  • 美国版“女儿国”?索菲亚·科波拉新片亮相北影节 2018-03-28
  • 《萌犬好声音》推广曲MV温暖来袭 励志狗狗也有追梦之心 2018-03-28
  • 画好同心圆 筑梦新时代(社论) 2018-03-28
  • 约会出门不再迟到 3分钟手指上妆也能美一天 2018-03-28
  •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历史天下第一医馆 第343章 发现

    第343章 发现

   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历史 www.dfc733.club     可是怎能想到,如此强大的必杀阵容,居然会落得这个结果!

        刘世元深吸口气,望向周边静静躺着的尸体,心中寒意深沉。

        他望着手中的火折子,面色阴厉无比,他知道,只要点亮信号,旗蛮必然蜂拥而至。

        但几经犹豫之后,却是最终放弃了,咬着牙恨恨盯着远方:“保不齐那魔头还留有后手,就等着我露面,好来砍了我的头颅,一旦放信号却先引来了他,那只怕就是自寻死路没有活路了!就算他已经走了,旗蛮来了也不是好事,他们不可信,如今我重伤在身,若一旦他们有个歹心,也是不妙?!?br />
        最终他抬头再次看了看天色:“应该快天亮了,天亮后他们没见我们发信号,必然知道出事,肯定来寻,届时我道门诸宗师一起赶来,要安全的多?!?br />
        到底还是自己的命金贵,明明这时候放信号,能够让墨白陷入绝境,他却生生放弃了。

        反而神色波动一会之后,又想到什么。

        竟起身在船上到处寻摸起来,将所有能够引火之物,全部收集了一遍,然后又全部扔进了海里。

        意图很明显,这是为了避免到时候,无法解释不放信号的原因。

    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盘膝开始闭目疗伤,无论如何多一分力气,就多一分自保的希望。

        可是才刚刚入定,却陡然被一声轰鸣巨响震动,一道庞大的热浪袭来,当场便将他掀翻在地,还未起身便是数口鲜血狂喷。

        满面骇然之中,他猛然回头,眼神刹那大惊失色。

        只见前方那墨白曾坐过的船,此刻已然爆发成了一条火龙,不,是一片火龙!

        火焰窜起不知多高,不猛!

        仿佛如霞光一般,染红了这片大海!

        凄冷的空气,刹那变的火热,连吐鲜血的刘世元,只觉呼吸骤然开始紧张。

        还没等他稳过一阵,便只闻:“轰!”

        “轰隆??!”

        刘世元来不及再有任何心思,强烈的爆炸声一道接着一道,恐怖的热浪将他所在的整艘船都如离弦之箭般逼得飞退。

        他最后的意识是自己被余波一次次掀翻,落地,他毫无反抗之力,最后眼一白,干脆利落的晕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不知距离那艘巡逻船多远,两艘小船在波涛中极速前行。

        他们依然朝着明珠进发。

        竹叶门众宗师本来意见不同,但墨白身边的黑衣人坚持,并说墨白已严令回明珠。

        最终竹叶门人不得不服从于墨白的威势,尽管他们取下道门众首级起,就再未听墨白说过一句话。

        小船上,墨白盘膝而坐,任凭波涛浪卷惊岸,他岿然不动。

        蒋定远与另一名宗师,两人各持一边警戒,并镇压船身,以防侵翻。

        而两名黑衣人则一左一右守护在墨白身前,警戒着一切危险的同时,手中亦握着一个罗盘,不时指挥着航行方向。

        蒋定远和另外一个宗师自然发现,这条航线早已不是先前青年社的航线,很明显明王府在明珠经营日久,有自己的底蕴。

        这必然是明王府自己打通的线路。

        一路行来,始终安全,没有与巡逻船相遇,这让他们心神稍安。

        “天快亮了,若不能趁着夜色登岸,怕仍然不妥!”蒋定远抬头看看天色,忍不住望向了黑衣人。

        “殿下自有安排!”墨白身前,一人沉声回应道。

        说完,其目光不由朝着后方海域远远看了一眼,随即与身边同伴对视一眼,一人依然面对蒋定远,另一人则面冲墨白,打断了他的疗伤,轻声道:“六爷!”

        “且慢!”蒋定远急忙低声制止:“殿下已入定疗伤,切不可打扰!”

        然而,那面对他的黑衣人却沉声道:“我等遵王令行事!”

        “六爷!”他的话音一落,那叫醒墨白的黑衣人再次呼喝一声,这次声音稍微加大了一些。

        蒋定远有心阻止,却又不知如何阻止,只得与身边宗师两人对视一眼,皆是不解,这入定疗伤,强行打断,轻则气血紊乱,影响恢复,重则气血逆冲,生死道消。

        这……

        说实话,他们都很惊讶,墨白居然如此毫无顾忌的在他们面前入定疗伤,难道就一点不担心吗?

        可这也只能在心里想想,事实上,他们真的不敢有半点忤逆,之前或许还有其他心思,但现在手上已经染满了道门的血,不管承不承认,墨白已经是他们活命的保证了。

        又一声呼唤后,墨白气息微顿,身躯小幅度的一颤,还未睁眼,便是轻哼一声,嘴角鲜血当时便溢出一缕。

        蒋定远与身旁宗师面色微变,皆屏气凝神,不知墨白承受反噬也要醒来究竟要做什么?

        墨白缓缓睁眼,嘴角虽溢血,但神色却是镇定,略显黯淡的眸光先是扫了一眼前面的蒋定远和另一宗师,方才抬头看了看天色,声音稍显虚弱道:“到时辰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是!”黑衣人沉声答道。

        蒋定远却没听明白,什么到时辰了?

        正想说话,却先只觉脚下的船身陡然一震,他面色一变,连忙就要运功镇压,却紧接着耳边便突然传来一声巨响。

        他大惊回头,顿时只见不知多远外的高空,红光染遍海天!

        便是相隔如此远,依然让他们心中狂震。

        不等反应,那火浪便一道比一道更高,仿佛天公发怒,雷霆爆响。

        两艘船上所有人,皆为那动静所震撼,但还来不及回神多想,便只见海浪开始翻天,小船在狂澜中跳舞。

        “不好,快镇住船身……”蒋定远率先回神,连忙一声大喝。

        众宗师连忙运功,待终于稳住船身,勉强保持不翻覆之后。

        蒋定远等人才回望那依然火光一片的天空,喃喃道:“这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唯有墨白三人,静静凝望,面上没有丝毫波动。

        稍顿,墨白没管其他人,对着身边青年点了点头,再次闭目。

        “阁下,我们必须加快速度!”黑衣人沉声对蒋定远道。

        蒋定远一愣,随即才彻底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,也明白了为什么突然叫醒墨白,这若是入定中突然这么大动静,那才真的麻烦,可他却喃喃问道:“那艘船为何会爆炸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殿下安排的,爆炸突然,旗蛮巡逻舰队必然大规模赶赴,但无需多久,他们便会重新调派,继续履职,咱们时间有限,抓紧登岸!”黑衣人沉声道。

        众宗师闻言,对视一眼,到底是自己的安危更重要,想不通那艘空船为何会在几个小时之后才爆炸,那就不想了。

        一个个屏气凝神,操纵小船飞纵。

        墨白的安排并没有错,旗蛮即便没有靠近那片海域,却也没有掉以轻心,本来正严防死守,担忧墨白会漏网而逃。

        在先前便已抓到青年社的数艘逃生船,这更让他们紧张。

        将墨白能够撤离的路线早就布满了埋伏,堵了个水泄不通。

        这突然的大爆炸传来,让他们立刻大惊,根本来不及请示,便在诸道门中人的要求下,紧急奔赴现场。

        也就是这一乱,给了墨白一条再无意外的安全路线。

        不提墨白这边顺利在明王府的接应下,成功登岸回到了明珠。

        天色明朗之时。

        爆炸事发海域,早已被巡逻舰艇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        所有旗蛮士兵,望着那艘破破烂烂的巡逻船,皆是吃惊不已。

        至于那艘已经被燃烧殆尽的走私船,此时早已不见了踪影,找不到一个大件,能烧的都已经被火焰吞噬,不能烧的则全部沉入了海底。

        而那艘巡逻船上,此刻却是屹立了不少人。

        一眼望去,只见有身着道袍的道人,亦有身穿军装的旗蛮高官。

        衣服不同,身份不同,可脸色却是一样皆乃铁青。

        甲板上众人只觉背后一阵阵寒气涌动,让他们呼吸都难以自然。

        “混账!”从上船之后,终于有了第一声传来,那是一个年约七十的老者,他浑身乱颤,浑身宗师气劲不受控制的迸发,一起一阵噼啪作响,他抬起手,脸色青红交加,眼中悲恐难分,却在不断低吼:“混账!混账!混账……”

        他吼着,似要逐渐疯狂。

        那穿着军装的男子脸上瞥他一眼,身旁一旗国道师身形微动,挡在了他的面前,以防那宗师发疯。

        军装男子面上并无什么悲色,但却显然也很凝重,目光再次一扫那甲板上密密麻麻的无头尸体,冲身前道师凝重问道:“这些人……”

        身前道师,眼皮狂跳,声音带着不自然:“都死了!”

        军官眉头微皱,脸色不好看。

        来自还要你来说啊,头都没了,不死还能怎滴?

        他自然不能体会同样身为宗师,看着这些天下道门成名之辈竟然集体被砍了首级,直挺挺的躺在这里,究竟心里能有多震撼。

        “围杀明王的是这些人吗??”军官再次问了一遍。

        那道师眼眸还在狂缩,深吸口气道:“没错,虽然没有了首籍,但就是他们没错,昨晚我曾亲眼见过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到这里,内心不由再次悸动,想一想,昨日还曾讨价还价,也想跟过来,最终被拒绝,此刻他心头一阵阵的痉挛。

        若是跟来了,恐怕自己也得躺在这里。

        军官没他这么多想法,又不是他的人,死了就死了,反而是心头纳闷,眼神一瞥那道门诸人,很是不悦。

        牛皮倒是吹的震天响,结果竟然如此无用,太不靠谱了。

        “大夏人果然都是一样的弱??!”军官冷哼一声,转身便走。

        “放肆,你敢侮辱我等!”这句话,他并不掩饰,在场诸道家宗师本来就惊恐愤怒夹杂,满腔怒火不得发泄,骤然听到军官如此放肆,刹那间一个个爆了。。

        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