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重生之家有童养夫,重生之家有童养夫全文阅读,重生之家有童养夫最新章节,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-03-28
  • 漳州多家银行上调房贷利率 购房成本有所增加 2018-03-28
  • 【南方网】高质发展 吸引世界眼球的中国 2018-03-28
  • 北京市出台“街乡吹哨、部门报到”实施方案 2018-03-28
  • 企业网站建设为什么要做手机站 自适应网站有什么优势 2018-03-28
  • 唐车造出新一代智能地铁车体可实现无人驾驶! 2018-03-28
  • 苍溪县将进一步加强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工作 2018-03-28
  • 德州恒丰:抓好党建“牛鼻子” 两届产生两位全国党代表 2018-03-28
  • 武汉多家超市揽客大让利 市民热购日用品 2018-03-28
  • [校庆70周年]蔡镏生教授:毕生奉献,无名英雄 2018-03-28
  • 赤壁之战的攻略 赤壁之战结果如何谁战败了 2018-03-28
  • 美国版“女儿国”?索菲亚·科波拉新片亮相北影节 2018-03-28
  • 《萌犬好声音》推广曲MV温暖来袭 励志狗狗也有追梦之心 2018-03-28
  • 画好同心圆 筑梦新时代(社论) 2018-03-28
  • 约会出门不再迟到 3分钟手指上妆也能美一天 2018-03-28
  •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历史唐朝地主爷 (补充)第十七章 玄武门之变(3)

    (补充)第十七章 玄武门之变(3)

   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历史 www.dfc733.club     第十七章  玄武门之变()

        (求各位读者大大入群,新书发布求大家支持,新书在咪咕)

        一曲生命交响曲在长安城响起,天亮时刻,陡然一停,只剩下余音阵阵,从长安四散开去。

        尉迟敬德,公孙武达战死,张公谨带兵出逃终南山,刘师立带兵北上,郑仁泰、杜君绰失踪,李孟尝被捉之后自缢。长孙无忌被活捉,但是被软禁起来了。朝中还有十几位属于秦王势力的大臣被约到了朝中谈话,凡是劝李世民造反地,一一处理掉了,或者架空,或者遣送回家,凡是保持相对中立的,或者曾反对过的,重新受到了重用。

        这些家族的在长安的产业,也都一一充入国库,整整运了三天三夜,足够维持朝廷和军队的运转八年之久。当然,其中的九牛一毛,被徐清中饱私囊,不捞一把,实在不是徐清的性格。秦王的一些暗势力,趁着秦王势力高层被一网打尽,徐清暗中让暗河出击。这个出击不是剿灭了,而是拿着这些钱,去收服好一些人到自己的手下。

        徐清在长安城的权力,也越来越大,在那个长长的封赏圣旨中,徐清听见自己似乎还挂了一个兵部侍郎的衔,还弄了一个什么钦州的都督。反正徐清也不懂,不就是以后写自我介绍的时候有用的嘛。

        不过,李渊也还算实惠,直接甩给了徐清几个实缺的官位。徐清便让牛吃草和王山也升了武官,还有三个文官,似乎可以给上官仪,还有金陵认识的一个朋友。另外一个,送给了洛南县令。这也算是徐清感恩大回馈吧。

        至于徐清自己,还是先缓一缓,至少徐清觉得,李老头子不死,他这个官就升不上去了。一是因为徐清必须在玄武门守着,二是因为李老头子的势力过于庞大,徐清挤不上去。

        只不过这一下子,陇西的世族,重新站在了完胜的地位,山东的世族,没了朝中的支持,在沧州商会的打击之下,渐渐的行将就木。而江南世族、川蜀世族、中原世族等其他世族,则在这个动乱之中,各自得到了自己的好处。

        雷霆雨露皆是皇恩,皇恩浩荡,让地方上那些秦王势力,也得到了改旗易帜的机会,没把握这个机会的,也就湮灭在了历史长河之中。

        张公谨和刘师立都带着本部军马,一个南下一个北上,南下的到了终南山里面,不知去向,一个到了北边,却被一个刺史带兵给收拾了。

        得亏李世民发动兵变比较快,小月她们在外面没呆上几天,便被徐清给接了回来?;姑簧吕春⒆?,便被徐清又接了回来。玄武门之中,徐清再次补充了兵卒,用以替代那些个跳了反的人。

        而神策军,则又程咬金,秦琼和几个其他神策军老将统领,不过,其中的精锐大多数都被抽调了,其地位也差不多降到了十六卫的地步。

        此事之中,最冤屈的,还当属徐世绩了。他得知徐震死了,提枪跨马,便杀向尉迟恭家里。也许是天意,在徐清还没有抄家抄到尉迟恭家里时,徐世绩已经将其屠杀满门。但这次之后,徐世绩大病一场,也是老了。

        又过了半个多月,长安城里的势力已经换血完毕,朝政开始正常运转。不久又传来消息,逃去终南山的张公谨,被一个刺史捉住了,原因是他的部下发动了叛乱,他虽然平定了,但已经没了在山上生存的实力。且自己的家人还在长安,为保住自己的这条性命,张公谨出山投降。那个捉住张公谨的县令,如同捡了天上掉下来的馅饼,连升三级,敕封长史。

        而这件事情最重要的一个人,秦王李世民,听说被圈禁在了皇宫中地另外一所清冷的园子。徐清去看过,这园子清冷是真的,但并未失去皇家的体统,如秦王之前所说的一样,只不过他成了一个闲王。有下属仆从,且都是他自己选的,那些仆从每天将朝中的事情通报李世民,但李世民只听却不说话。

        每天李承乾和长孙氏也都能进去看望,各种朝中的大会,也会请李世民出去列席,不过,总有几个龙卫跟着。李世民那里,徐清也去看过两次,但李世民看见徐清,却一句话不说,只是看着徐清。

        徐清也无奈啊,这个千古一帝,似乎被自己给毁了。不过,这件事情也怪不得徐清,如果李世民在玄福门便下死手,那徐清万般本事还是没有希望的。但不知为何,李世民还非得费力气在玄武门布置最终杀人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李元吉照常领兵北上,不过这次他的目的却单纯得很多了,只是加强边关的防守,防止突厥人趁此机会南下。

        徐清再看李渊的时候,似乎他在经历这么一场事情的时候,忽然老了几岁,白头发更多了。七月末,快到了秋收的季节,一晃,过去了一个多月,长安城外金黄一片。善田庄,也被这金色的海洋包围起来了。

        一声啼哭从徐清家里传来:

        “老爷,老爷,夫人生了,夫人生了!”

    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徐清长出一口气,小月从怀胎到现在,才九个月,不是足月,徐清担心会出什么事情。但现在看来,时小娃儿长得快了。他急切地看着那个报喜的人问到:“小月怎么样?”

        “恭喜老爷弄瓦之喜,母女平安??!”

        徐清闻言当即将自己怀里的银子都给了报喜的人道:“去通知全家上下,摆宴,大庆!”

        那个报喜的人握着手中沉甸甸的银子,心中疑惑了,不是说的老爷肯定失望的嘛,我是输了拳才来报这个喜得啊,怎么老爷赏这么多?难不成,老爷不嫌弃是个女娃儿?

        徐清当然不嫌弃了。

        待稳婆将里面整理好了,徐清许诺让他们去管家那里领赏,一人二十两。在稳婆们不可置信的目光中,徐清走到了房里。

        小月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,旁边站着一个乳母,敞着大白喂着刚出生地孩子。见到徐清来了,她也不回避,至少稍微行了一个礼罢了。徐清示意她把孩子抱过来,乳母才收了大白,把孩子放到徐清手里。

        徐文出生的时候,徐清初次一看,差点没吓得扔出去。刚出生的孩子,都是毛绒绒长得很丑的,但徐清抱着小月生的这个女儿,却仔细的端详起来了?;姑挥忻济?,鼻子时小小的,眼睛眯着,似乎还感受不到父亲在身边。

        小月察觉到了徐清,轻轻唤了一声:“少爷……”

        徐清看了一眼乳母,让她出去,接着抱着女儿坐在床边。只见小月道:“少爷,小月对不起你……呜呜呜,没生男孩,小月没用,少爷,你休了我吧……”

        徐清看着小月忍俊不禁,古代的女子有一份十分重要的功能,便是传宗接代。小月没能生个男孩,的确是她的憾事了,可徐清并没有什么特别强的男女观念啊,特别是在后世那个“女尊男卑”的社会环境里长大,徐清甚至觉得生个女孩还好点。至少不用买车买房吧?

        他也没跟小月解释很多,只是在小月的唇上吻了一下道:“小月,我的夫人,你很伟大?!?br />
        小月看着徐清如此,也知道徐清根本不在意了,于是道:“少爷,让小月看看她……”

        ----沧州

        从长安带着任命书的詹增回到了沧州,宣旨,燕苦接任沧州长史。他将徐清的意思都告诉了赵璐秦时,接着便去商人冀州刺史。眼看着,只要冀州刺史任期一满,他便可以升任冀南道里面的某个官了,不一定是一把手,至少也是三把手。

        就算如今,詹增上任成为了冀州刺史,他也没闲着,玄武门之变的时候,他离长安不是很远,知道秦王倒了台,山东世族没了朝廷的支持,已经成了一滩烂泥。于是,他刚一上任,就以裁汰冗员的名义,将那些个清而不要的官员全部裁汰了。那些官,大多是世族们的,这一下,世族在地方上也受到了打击。

        沧州商会给地方官员的实惠,明显大于那些世族的,渐渐的,地方的官府也明里暗里给世族捅刀子。那个什么清河商会,本来就算不赚钱的,当初许诺的分红一个也没兑现,反而是吞了商人们的货物和本金,让一些本来就穷的小地主彻底破了产。如此,清河商会就差被官府取缔了。

        但是,清河商会还是做了点好事的。他将沧州的那一套商税的抽取办法,广泛的运用到了整个冀南道,并且取得了巨大的成效。起先,沧州一个临海的州用了这个办法,并没有取得很大的反响。毕竟,沧州太小了,而周围又都施行的是其他税收法子,别任只知道沧州的税收好,能走沧州绝不走其他地方。而现在,整个冀南都实行了这种税收,直接刺激了商人,不等到暴利的时候,也愿意出售自己的货物。

        货物钱币流通起来了。而中原,一个叫做洛阳商会的东西成立了,其大东,由洛南杨文坐了。

        沧州商会得了徐清的首肯,便联系辽东渤海国,一起出钱,一起出人出力,目标东瀛,代号叫地主。沧州这边不能大造战船,但渤海国离中原远,消息一般不会传进来,有利于保证叫地主的顺利秘密进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