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重生之家有童养夫,重生之家有童养夫全文阅读,重生之家有童养夫最新章节,潇湘书院签约首发 2018-03-28
  • 漳州多家银行上调房贷利率 购房成本有所增加 2018-03-28
  • 【南方网】高质发展 吸引世界眼球的中国 2018-03-28
  • 北京市出台“街乡吹哨、部门报到”实施方案 2018-03-28
  • 企业网站建设为什么要做手机站 自适应网站有什么优势 2018-03-28
  • 唐车造出新一代智能地铁车体可实现无人驾驶! 2018-03-28
  • 苍溪县将进一步加强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工作 2018-03-28
  • 德州恒丰:抓好党建“牛鼻子” 两届产生两位全国党代表 2018-03-28
  • 武汉多家超市揽客大让利 市民热购日用品 2018-03-28
  • [校庆70周年]蔡镏生教授:毕生奉献,无名英雄 2018-03-28
  • 赤壁之战的攻略 赤壁之战结果如何谁战败了 2018-03-28
  • 美国版“女儿国”?索菲亚·科波拉新片亮相北影节 2018-03-28
  • 《萌犬好声音》推广曲MV温暖来袭 励志狗狗也有追梦之心 2018-03-28
  • 画好同心圆 筑梦新时代(社论) 2018-03-28
  • 约会出门不再迟到 3分钟手指上妆也能美一天 2018-03-28
  •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历史龙抬头 037 工厂,声势震天

    037 工厂,声势震天

   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历史 www.dfc733.club     赵虎和二条先回去了。

        我说请他们吃饭,被赵虎拒绝了,赵虎说:“我们吃不惯城里的饭?!?br />
        我说送他们回去,也被赵虎拒绝了,赵虎说:“我们自己有腿?!?br />
        赵虎又说:“有这时间,你考虑下接下来怎么办吧,吴老邪可不是好对付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接着又低声说:“要是解决不了,你还来找我!”

        这语气,其实和大飞没什么两样,都是拍着胸脯保证没有问题,不过我知道赵虎比大飞靠谱多了。

        二条临走前也和我说了句话:“程依依,有架打了还来找我?!?br />
        我的嘴角抽了几下,说我叫张龙。

        赵虎和二条走了以后,现场只剩我和程依依了,程依依问我接下来真没问题吗?

        我说你放心吧,真没问题。

        程依依还想再说什么,终究还是闭上了嘴。

        我送她回家,来到她家小区门口,我说这几天谢谢你的陪伴,也辛苦你了。

        程依依点点头:“那我先回家了,你自己要小心??!还有,事办完了,记得跟周晴解释清楚!”

        我笑着说:“那当然了,等我和周晴表白,还要请你做个见证呢?!?br />
        程依依也笑了起来:“万分期待那一刻的到来?!?br />
        周晴说得没错,程依依这姑娘刀子嘴豆腐心,虽然嘴巴恶毒了点,心地还是蛮善良的。

        看着程依依渐渐远去的背影,我也拿出手机,准备给二叔打个电话。然而就在这时,附近突然响起一片嘈杂的引擎声,我一抬头,竟是七八辆面包车停在了我身边,接着车上下来三四十个手持刀棍的青年,喊打喊杀地朝我扑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就是他打伤了云峰!”

        “弄死他!”

        众多青年龇牙咧嘴、气势汹汹,显然是吴老邪的人。

        好快的速度!

        我没废话,立刻踩着油门往前疾冲,他们都是血肉之躯,哪敢和我的车对撞啊,立刻就被我冲散了。

        得亏我有车啊,不然这次就被围了。

        “追、追!”

        众人喊着,又坐上面包车,疯狂地朝我追来。

        但是可想而知,满载的面包车哪能追上奥迪,轻轻松松就被我甩开了。但从后视镜里可以看到,他们并没放弃追踪,一直跟在我的后面,大有跟到我服装厂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我赶紧给二叔打电话,说明了一下现在的情况。

        当然,没法说得太细,只能挑重点说:我干废了吴云峰一条腿,吴老邪现在正派人追踪我。

        二叔还是那一句话:“你有事没?”

        我说:“我没有事!”

        “好,你回来吧,剩下的交给我!”

        有二叔这一句话我就安心了。

        不过,二叔什么时候没让我安心过呢?

        前几天也就是二叔太忙,我不好意思打扰他,再加上我想证明自己,才没有去找他的。现在,吴云峰终于被我干掉了,吴老邪就不是我能对付的了,找我二叔天经地义、理直气壮!

        我开着奥迪车,很快就回到了厂里。

        二叔果然在门口等我,他看上去很疲倦,估计几天没睡个好觉了。不过看我平安回来,二叔还是特别开心,立刻冲我招手:“进来,进来!”

        我把车开进去,二叔又挥手:“关门、关门!”

        铁栅栏做的门咔嚓咔嚓地关上了。

        我从车上跳下来,说:“二叔,吴老邪的人还在后面跟着,一会儿就到!”

        二叔摸着我的脑袋,笑呵呵说:“你没事就行?!?br />
        二叔对我的宠爱确实没得说,我就是捅了天大的篓子,他也会说没事。

        趁着这个时间,我也把前因后果都跟二叔讲了一遍,从锥子捅我一刀开始讲起,一直讲到大飞也被锥子给收拢了,接着又在程依依的引荐下认识了赵虎和二条,才总算是扳回一局,打败锥子、干废了吴云峰。

        听完我所说的,二叔当然心疼不已,问我怎么没有早点告诉他呢,白白受了这么多苦,还掀起我衣服看我腰上的伤,恶狠狠说:“那个什么锥子,竟然敢捅你一刀,老子要他的命!”

        二叔这暴脾气,狠起来也真是可怕,我赶紧说:“二叔,前两天你忙,我没好意思和你说,而且我觉得我自己能行!还有,锥子已经被二条砍得浑身没一块好肉了,仇也给我报了……就是吴老邪不好对付!”

        二叔点点头说:“你先回去,我来应付吴老邪?!?br />
        我就先回去了,不过并没走远,而是藏在厂区里某棵树后往门口看。

    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七八辆面包车果然如约而至,纷纷停在了厂区的铁门外面。接着,三四十个凶神恶煞的青年跳下车来,站在门口骂骂咧咧、喊打喊杀,吴老邪不是纯混黑的,他养这些打手纯为自保,但也算得上是一股强悍的力量了。

        有时候我怀疑他做生意赔了,是不是因为得养这些闲人,才拖垮了他的现金流?

        三四十个人啊,就算一个人两千,一个月也得好几万呢。

        但在我们这小地方,能够随时喊来这么多人,也确实挺威风的,门卫吓得都哆嗦了。我们服装厂成立好几年,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门口闹事,二叔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,摸了根烟出来叼在嘴里,不屑一顾地说:“乱鸡毛啊,你们还没资格和我说话,直接把吴老邪给我叫过来!”

        就这一句,门口彻底安静下来。

        谁不知道奇峰服装厂的老总黑白通吃,这些不入流的青年哪个敢在他的面前放肆?

        没人敢大声说话了,众人窃窃私语,有人开始打电话。

        也就十来分钟的样子,一辆黑色雅阁疾驰而来,稳稳停在了我们厂的门口。众多青年分开两边,迎接他们的老板吴老邪。车门打开,果然是吴老邪从车上走了下来,他还是那副趾高气昂、眼高于顶的样子,手里还攥着两个铁球,摇啊摇。

        “张宏飞,我只要你那个司机,你把他交出来,咱俩什么事都没有,也不影响咱兄弟的感情!”吴老邪慢条斯理的,语气之中却隐藏着杀机。

        张宏飞是我二叔的大名,吴老邪是县城里少数几个能直呼二叔大名的人。

        儿子废了条腿,他能这么淡定已经很不容易了,不愧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物。

        不过,二叔并不鸟他这套,直接说道:“人在我这,你休想带走?!?br />
        吴老邪微微皱了皱眉:“张宏飞,我劝你考虑清楚,那小子打瘸了我儿子的腿,我肯定会和他没完的,这事谁说话也不好使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二叔说道:“我考虑的很清楚,不行就是不行?!?br />
        吴老邪终于变得有点愤怒起来:“张宏飞,我就想不通了,他不就是个司机吗,你那么护着他干什么?你要为了他,彻底和我撕破脸是不是?”

        二叔没有丝毫犹豫,点点头,说是。

        语气虽轻,却重如泰山。

        吴老邪彻底暴怒。

        “好,那咱们就干一??!”吴老邪嘶吼着说:“给我把这铁门拆了,把那小子给我抓出来!”

        有了吴老邪的命令,那干青年顿时一拥而上,分别用手里的家伙咣咣咣咂着铁门。吴老邪是真的怒了,强闯服装厂也要把我给抓出来??醋耪饽?,我也挺紧张的,我知道二叔挺能打的,但我不认为他能扛得住这么多人。

        大门上的铁锁很快被砸开了,眼看着一群人就要长驱直入,二叔突然挥了挥手,厂区之中响起一大片的吼声,接着又是一连串纷杂的脚步声,至少有上百名穿着制服的工人冲了出来,纷纷站在了二叔身后。

        声势震天。

        门外那群青年虽然是打架的老手了,可看到这幕还是吓得面色惨白,纷纷退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吴老邪胀红了脸:“张宏飞,你疯了吗,为了一个司机跟我闹成这样?”

        二叔淡淡地说:“怎么,你强闯我的厂子,还不让我反抗一下了?我告诉你,只要是我厂里的人,你就休想动上一下!”

        二叔身后的工人叫得更凶,他们或许并不擅长打架,但要壮壮声势还是不成问题的。

        “好,有你的!”吴老邪指着二叔说道:“今天我就给你一个面子,暂时放过那个小子!不过我告诉你,这事肯定没完,有能耐就让他永远都别出来,只要他在县城露上一面,我就让他五马分尸!”

        放完了这些狠话,吴老邪才领着他的那群人走了。

        二叔则回过头,冲那些工人说道:“行了,谢谢大家,都回去工作吧,今天晚上食堂给大家加红烧肉!”

        众人欢呼着,一哄而散。

        从表面上看,二叔取得了第一阶段的胜利,不过我知道这事还没有完,吴老邪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这次就是钱也搞不定了。我们厂里的工人虽多,但也不能老让他们壮声势吧。

        我走出去,问二叔该怎么办,二叔拍拍我的肩膀,说没事的,吴老邪要玩,咱就陪他玩到底。

        接着,二叔拿出手机,打了一个电话。

        “赵王爷吗,忙什么呢……有个事要麻烦你,过来我这坐坐?”